• 泰州 阵雨转多云 18℃~11℃

【休闲】苏明成:废物不是一天养成的

来源: 编辑:陆楚媛 03-13 10:29 查看数:0 评论:0

今年第一部爆款国产剧,非《都挺好》莫属。

每次更新,几乎都能成为第二天的微博话题。

妈宝、啃老、毒舌的苏明成,屡次被骂着上热搜。

家暴妹妹苏明玉的戏份一播出,已经发展到了组团打苏明成的地步。

让演员郭京飞瑟瑟发抖。

赶紧和苏明成划清界限。

被唾沫星子淹脖子的,还有父亲苏大强(倪大红 饰)。

评论区里很多人都喊他直接去仙逝。

从情节推动上来看,妹妹明玉的愤懑和大哥明哲的愚孝都是次要的,他俩已经基本解决了各自人生中最大的阻碍。

苏家这点事儿能撑满 45 集,都是靠着苏大强和苏明成两父子作妖。

正如这张海报里暗示的,躺在地上泼皮耍赖让全家人头疼的,就是这俩爷儿。

行走的「一地鸡毛搅拌机」。

家长里短的「坏」,也是小坏。

这小坏一不犯法,二不违道德,但就是挠得你心头痒痒,闷着恶气不能痛快。

而苏明成和苏大强两父子,便是把这种小坏,发挥到极致的类型。

苏明成的经典台词是「我啃老怎么了?有本事你啃一个试试?」

哟吼,啃老还啃出范儿来了。

有趣的是,他一开始是死不承认的,认为这是妈妈对自己的偏爱,算不得「啃」。

「没有,这是妈给我的」。

他打小嘴甜,擅长空口画大饼。

特别爱用「等我 blablabla」的句式。

「等以后我挣大钱了,我好好孝敬您」

「等我这工资一发呀,带你们二老去吃大餐」

这一等就是 30 多年,两位老人没捞到一点好,还净往里砸钱。

苏明成的「啃老模式」里透露出一股「天使投资人被 PPT 创业者忽悠」的味道,投资人为了回本还不停地加码,不懂得及时止损,最后血本无归。

所以苏明成后来改口了,他觉着啃老也是一种本事啊,类似创业嘛。

但,啃老的局面属于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苏母一走,他就没得啃了。

去找父亲苏大强吧,根本没有下嘴的地方,他就被碰的一鼻子灰。

苏明成性格中最大的「小坏」,在于他遇到困难时,会本能性甩锅,迁怒他人。

这货根本不讲逻辑,只讲脾气。

妹妹苏明玉嘲讽他花钱上的二本,这是事实嘛,他不行,受不了自恋损伤,反口就骂「你有病吧!」

说他啃老,更是等不及要打妹妹。

跟老婆朱丽吵架,半夜跳到亲爹的门口堵人要说法「我们吵架还不是因为你」。

老宅查账那一段最有意思了。

他一直矢口否认啃老,因为空口无凭,没想到他爹苏大强是个斤斤计较的人,背地里把兄妹三个每一笔账都记得清清楚楚。

连谁买了糖葫芦都记着呢。

苏明成厚厚一大摞子的借钱流水啪啪打脸上,还是不依不饶「爸,你这账是不是记错了?!」

很快就上升到动机指责「你拿出账本来,什么意思啊?」

他看不到自己占据了苏家大部分资源,也看不到明玉受到的委屈,无法对一个屋檐下的妹妹产生一点怜惜之情。

他眼睛里,充满了一个全能自恋的自己,光芒万丈理应得到所有人的供奉。

苏大强则是另一个极端:压抑自我需求。

他原本是一个中学图书馆的管理员,工作中就是俏没声儿的,很没有存在感,以至于退休了别人都没有察觉。

苏母只需稍稍一个不满意的眼神,苏大强就吓得缩到一边。

儿子回来她才会下厨房,日常就让苏大强做饭。

在欢送大儿子明哲留学的喜宴上,苏母待客打麻将,旁边苏大强在厨房忙活。

书里描写她退休后,都是苏大强在伺候——

「苏母退休后迷上了打麻将,经常吃饭都得苏大强送到桌子边上,家中所有家务都是他一个人包办。」

顺从,来源于他懦弱怕事的本性。

家里一爆发矛盾,他的第一个动作就是:溜。

快速吃完饭下桌子,待到旁边一言不发;

要么借口上厕所,赶紧逃离现场。

所以在三个子女的成长过程中,他没有起到多少正面作用。

等到苏母过世,他终于能喘口气了,高兴坏了。

但由于他此前大半生都是依赖苏母而活的,几乎无法面对一个人的世界,所以才有后续那么多矛盾:

宁愿跟儿女吵吵嚷嚷,也不愿意一个人过清净日子。

大家都说苏大强是压抑之后大爆发,倚老卖老使性子。

在我看来,他其实一直都没变:

他始终无法自处,从没学会自己找乐子,于人际关系的漩涡里浮沉,或许是他排遣孤独的唯一方式。

所以他搬弄是非。

儿媳朱丽心平气和地劝他洗澡,他立马回「好的,我走,我走」。

大儿子苏明哲需要去上海新工作报道,他为了赶快买新房,让他请假。

不然就要跟到上海。

心理有不满意,从来不当面讲。

惯常跟明哲躲在小房间里,说话都是藏一半,夹枪带棒地指责别人,搞得两兄弟心生嫌隙。

大家有没有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剧里最「废」的,恰好就是离苏母最近的两个男人——

一个被她捧得老高,一个被她踩到脚底。

苏母才是这个家的核心力量:她在的时候,风平浪静,一旦走了,这家鸡飞狗跳。

作为医院里奖章加身的模范标杆护士长,苏母把职场上风风火火裁定乾坤的气势,带来了家里。

其家庭经营模式是这样:

榨取丈夫和女儿的利益,连带把自己的血汗,不打折扣地输送给两个儿子和弟弟身上。

苏大强和女儿明玉的对话里侧面交代了,苏母对自己的弟弟也是极为宠溺的。

明玉想要考清华,苏母偷偷给她报了个免费师范,理由是——

「一个女孩子,上这么好的学校有什么用」

每当她说出「一个女孩子,应该 @$%^$^^&」时候,这「女」字里也包括她自己。

也就是说,在给女儿明玉设定种种天花板和玻璃罩之前,她是先把自己框进里头的。

我们来撸一遍苏母的人生,其实非常惨——

嫁给一个窝囊的丈夫,自己瘦成排骨,省吃俭用供两个儿子上大学买房娶妻,另外还要接济亲弟弟。

日常给成年的二儿子做饭打扫。

临了好不容易熬到退休,60 岁出头就在麻将桌上猝死,死前都没见到儿女最后一面,可以说是半点福也没有享到。

苏母绝对克己,她不是自私自利的人。

但她无限克制自己的缘由,或许就来自于「女子通过对男子的奉献来赢得尊重」的传统女德观念。

她骨子里厌女。

一个例子足以证明:她不肯去美国伺候大儿媳坐月子,顺口捏造一个病来逃避,说苏大强耳朵有问题,不能坐长途飞机。

就因为老大媳妇生的是女儿。

反派妈妈,常常共享同一个名字:美兰。

樊胜美的妈妈叫做刘美兰,苏母原名赵美兰。

她们克己奉献,厌恶同性别的女人,为儿子、孙子和弟弟付出一切。

属于天朝特色的「香火精」门派。

但最关键的问题就是:苏母对二儿子苏明成投入这么大的心血,为啥他一直不能成才呢?

香玉做个大胆的猜想:她潜意识里,根本不想让二儿子成才。

把人留在身边的方式有两种:

要么自己变得更强更有魅力,叫别人吸引走不了;

要么就想尽方法把别人弄得更弱,砍掉手脚叫对方离不开自己。

苏母无意识中,选择了后者。

苏明成这段泣不成声的独白揭示了个中奥秘——

一踩一捧,把苏明成和苏大强的锐气削掉,乖乖待在身边陪伴自己。

当然,从某种程度上,苏明成和苏大强也享受这种依赖关系,因为这样就不用为自己的人生负责,就算走错了,那也是赵美兰的问题。

共生关系固然能够提供短暂舒适,但终有一天,那个供你依赖的「别人」会离开,会远去。

不能将自己的命运装托在他人的口袋里,因为能陪你走一生的,只有你自己。

来源:独立电影

编辑:韩珊(实习)

初审:赵倩倩

终审:吴军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