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泰州 多云转中雨 12℃~5℃

【话剧】1月11日泰州第二届话剧节开票时至!

来源:泰州大剧院 编辑:徐涛 01-10 15:19 查看数:0 评论:0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演出时间:2018年3月14日

票价:480元、380元、 280元、180元、80元、50元、30元

剧 情 介 绍

你有没有爱过一个人?你有没有恨过一个人?你想不想像故事里的人一般亲身体验一次动人心魄的爱情?你想不想在一个神秘的空间里用2个半小时的时间亲自走一遍四海八荒?你愿不愿意让一个稍许有感官侵入性的演出占据你的身体从而跨越几万年?

你想要变身白浅,听夜华在耳边呢喃你是宝贝心肝甜蜜饯吗?灼灼桃花十里,你伸开手掌便可接住漫天落花飞雨。如今,你认为的不可思议,在一个舞台剧中可能都将实现。

据介绍,此次《三生三世》跨界的"全息声"听觉艺术,将把玄幻世界真切的置于眼前,打破屏幕界限,带大家真正面对面来一场三生三世,爱恨情仇。"全息声"不等于全息投影技术,而是一种声音技术,能带来沉浸式的、仿佛触手可及,犹在耳畔的听觉体验,所以被称为"未来的声音"。而《三生三世》也是世界第一部将全息声技术运用于舞台现场演出的剧目。

中国第一部用耳朵欣赏的沉浸式声幻大戏《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即将于3月4日登陆泰州大剧院。声音对视觉体验的强化不是加法,而是乘法。

这一次,《三生三世》也把整个剧院的"声场"进行了重建,精心布置了上百个全息声点位,其复杂的程度相当于改造了一次剧院。这些点位犹如上百个灵敏的耳朵,将解锁全息声版本三生三世的的完美体验,让整个剧场360度无死角,无论你坐在哪个位置,都能营造出角色就在你身边的感受。当置身现场,你将真正化身白浅,感受夜华在你耳边低语"浅浅,过来",他们的每一个呼吸声都能瞬间让你起鸡皮疙瘩。

同时,舞台剧会将神秘的"魔幻制造"与多媒体的舞台技术相结合,届时,现场将以剧情为创作基点,展现出亦幻亦真,新颖魔幻的视觉体验。同时,还将利用多种非舞台常用技术,将舞台的奇幻绝妙包围观众席,带来形成震撼人心的动体

演出时间:2018年4月27日

票价:480元、380元、 280元、180元、80元、50元、30元

恋恋香格里拉

剧 情 介 绍

一位因捕捉蝴蝶而发达的商人王一帆,在事业濒临破碎,婚姻面临困境,选择逃离一切生命难题之际,突然巧遇一位天真的孩子,并被引领进入一个缤纷灿烂的“香格里拉”;就在他希望与孩子留在香格里拉时,却发觉这孩子竟是他与妻子日思夜想已过世多年的孩子……

超 炫 舞 美

《恋恋香格里拉》是【表演工作坊】的第一部音乐剧作品。在离观众最远不足20米的舞台,将这个美丽的故事重新演绎。早在2000年,台北演出了本剧的前身——《这儿是香格里拉》。当时为了制作最佳效果的蝴蝶服装,主创们费尽了心思。

服装设计Sandra Woodall提出,剧中现实生活的部分,采用中性色系,而香格里拉的部分则要缤纷灿烂。Sandra Woodall还绘制了一系列精美的昆虫服饰展现被人们淡忘的大自然的美丽。

但这些美丽的服饰的制作难度很大,从乌干纱到各种工业原料都用上了。主创团队邀请到国内对特殊服装设计有经验的设计老师们共襄盛举,另一方面也决定邀请Sandra Woodall的搭档打版师Gail由美来台与铃鹿配合。于是在所有专业设计及义工们的帮助下,一套套炫丽的昆虫服装渐渐成型。

三姐妹·等待戈多

演出时间:2018年5月31日

票价:480元、380元、 280元、180元、80元、50元、30元

剧 情 介 绍

林兆华的《三姐妹·等待戈多》

提炼出两部戏关于“等待”的主题。

《三姐妹》是“对于美好明天的等待”,

《等待戈多》里是等待那个“明天会来”的戈多。

——“你在干什么?我在等待戈多。”

——“他什么时候来?我不知道。”

——“我是在等待我的戈多,我却真的不知道他会什么时候来。”

——“他告诉过我,他会来,让我在这里等他。”

——“我答应他,等他。”

——“我毫无指望的等着我的戈多,这种等待注定是漫长的,我在深似地狱的没完没了的夜里等待,生怕在哪个没有星光的夜里就会迷失了方向,开始是等待, 后来我发现等待成为了习惯。”

——塞缪尔·贝克特 《等待戈多》

贝克特的这部《等待戈多》是荒诞派戏剧的扛鼎之作。整部戏,五个人。两个无比潦倒的流浪汉在黄昏的旷场一棵几乎要死的树下等戈多。戈多是谁?约他们干什么?什么时候来?他们也不知道。他们的执著是等,他们的痛苦是他们的执著。于是他们极度烦燥,他们不停地说话,但说的话基本不靠谱,几乎像走神的时候,语言是不过脑子的。他们遇到一对主仆,身世不明,遭遇不明,来而又往。有个童子上来,跟他们说一样的话:戈多今晚不来了,但明天晚上准来。

没有目的的生活,无休止的循环。演了五十年,换了多少种语言,戈多一直在“明晚来”,却一直没来。等待戈多,成为捱时光的一种目的,一种希望,就像两个流浪汉那样“戈多来了,咱们可就有救了。”但他就是不来,他们苦闷得想上吊。

但他们能去死吗?不能,因为他们必须得等待戈多。在贝克特看来,人生就是这样,既难活,又难死,既有希望,又很绝望。而归根到底还是不明所以然。尽管如此,我们还得等待戈多,而且将继续等待下去。

荒诞派戏剧兴于20世纪五六十年代。二战刚刚过去,土地不深处还有血腥的气味。上帝死了,信仰坍塌,战争给生还者留下了心灵重创。生活还在继续,但是世界让人捉摸不透,社会令人心神不安。

我们处在多元的标准之下,失去了对与错,好与坏的基础标准。人们凭本能和直觉而不凭自觉努力来解决矛盾,各自空虚单调,机械压抑,仍然不愿意也不能够互相理解和交流,人心与人心充满了陌生和遥不可及的距离。

现世的我们,也像树下等待戈多的一个。我们内心的戈多应该是自作自受的疾病,还是事与愿违的挫折?人生,用无知来等待莫名,怎能快乐?

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呢?整天无所事事,不知将来要什么,一直等待那个未知的人。可放眼现在,是不是很多人也是这样漫无目的地碌碌生活着呢?

他们可能就是像《等待戈多》里戈戈和狄狄这两个流浪汉一样,不知道明天会来什么,只是幻想着明天会有个如戈多般神话的人会来拯救他们,所以他们活下去的希望就是等待,戈多什么时候会来?或许明天,或许下一秒,或许不经意眨眼时的睁开眼。

当这荒诞幕剧真实地上演在身边或者就是自己的身上时,我们不禁惘然,到底是什么在让自己身不由己地陷入这样的时期?

我们都想要美好的生活,但如果总天天白日做梦,那梦当然只能是梦,在现实和梦境的鸿沟中均衡,只能是一步一步地向上的努力,而不是每天在无聊的噩梦美梦中循环,在惶惶不安的等待中消耗时光。

当然,我们还应该知道戈多是谁,我们悻悻期盼的希望是什么,当我们在没有路标的路口时何不自设一块路标,再大步向前,让希望由开始像深夜里伸手一握便不见的月光,逐渐成为洞口边的阳光一样,照亮你所有的漆黑,带给你别开洞天的美丽。

相对于批判现实主义作家契珂夫笔下的《三姐妹》对于渴望美好生活的“等待”,“荒诞派戏剧”的代表贝克特作品《等待戈多》中则是绝望的“等待”。

当两种“等待”在一个舞台上相遇时,又会发生什么样的事呢?

会员福利

1.亲民卡:充值200元享8折优惠;

2.艺享卡:充值1000元享7折优惠;

3.博萃卡:充值3000元享6折优惠。

微信留言得好礼

即日起开展微信留言得好礼活动,随机抽取的幸运粉丝

将获得泰州大剧院提供的精美礼品一份!

“保利华东剧院”17城剧院介绍

江苏区域:

泰州大剧院

常州大剧院

张家港保利大剧院

无锡大剧院

常熟大剧院

昆山文化艺术中心大剧院

南京保利大剧院

宜兴保利大剧院

淮安大剧院

苏州保利大剧院

连云港大剧院

浙江区域:

温州大剧院

丽水大剧院

舟山普陀大剧院

宁波文化广场大剧院

慈溪大剧院

西施大剧院

泰州大剧院后期精彩演出

(点击图片查看详情)

编辑:涛涛

初审:赵倩倩

终审:吴军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