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泰州 阵雨转多云 18℃~11℃

时速600公里高速磁浮试验样车在青岛下线!这位靖江籍中科院院士这样评价……

来源: 编辑:陈欢 05-24 16:34 查看数:0 评论:0

近年来,我国高铁飞速发展,成为“中国速度”“中国创新”的最好名片。对乘客来说,高铁已成为短途出行的首选,是航空出行的很好补充。现在,又有一种新的出行方式摆在我们面前,那就是高速磁浮列车。

23日,我国时速600公里高速磁浮试验样车在青岛下线。这标志着我国在高速磁浮技术领域实现重大突破。高速磁浮不但没有脱轨和追尾的风险,还具有速度高、噪音低、震动小、载客量大、耐候准点、维护量少等优点。

有分析说,未来,高速磁浮列车可以填补航空与高铁客运之间的旅行速度空白,对于完善我国立体高速客运交通网具有重大的技术和经济意义。

高速磁浮课题负责人、中车四方股份公司副总工程师丁叁叁介绍,我国高速磁浮项目于2016年7月启动,经过近三年的技术攻关,课题团队成功突破高速磁浮系列关键核心技术,车辆、牵引、运控通信等核心子系统研发取得重要阶段性成果,解决了超高速工况下车体轻量化、强度、刚度、噪声等系列难题,开发出轻质高强度的新一代车体,研制出了高精度的悬浮导向、测速定位装置和控制系统。此外,在牵引系统和运控通信方面,也都做了大量技术创新。目前,牵引系统和运控通信系统均已完成试验样机研制。

丁叁叁说,试验样车作为高速磁浮项目研发的重要环节,是高速磁浮的“实车级”试验验证平台。通过试验样车,可以对高速磁浮关键技术及核心系统部件进行验证和优化。试验样车的下线,为后续工程化样车的研制打下了技术基础。

记者看到,这辆高速磁浮试验样车车头和高铁列车有几分相似。但与轮轨列车相比,磁浮列车没有传统的“车轮”,采用“抱轨”的方式运行,这让它看上去科技感十足。作为一种新兴的高速交通模式,高速磁浮不但没有脱轨和追尾的风险,还具有速度高、噪音低、震动小、载客量大、耐候准点、维护量少等优点。目前,高铁最高运营速度为350公里/小时,飞机巡航速度为800~900公里/小时,时速600公里的高速磁浮可以填补高铁和航空运输之间的速度空白。中科院院士翟婉明说:“这会是未来交通体系构架中的一个很好的补充。后面还有很多验证、考核,特别是实现运营方面的工作要做。有了这么一个基础,后面创新的脚步会前景广阔。”

据了解,围绕高速磁浮项目,中车四方股份公司目前正在建设高速磁浮实验中心、高速磁浮试制中心,预计今年下半年投入使用。同时,5辆编组时速600公里高速磁浮工程化样车的研制目前也在顺利推进中。该项目计划在2020年下线,2021年在调试线上开展系统综合试验,完成集成验证,形成高速磁浮工程化能力。翟婉明表示,高速磁浮项目的推进和发展,将带动我国相关装备制造业的技术创新和跨越式发展,“这个工作的研制和推动,对我们整个装备制造业是一个很重要的推进,能带动在制造业全链条方面的技术前进,包括悬浮技术、控制技术、高架轨道梁线路系统等方方面面,我们大有可为。这对实现中国从制造大国往强国的跨越和突破,是很好的载体。”

知道多点

翟婉明,靖江人,中国科学院院士 ,西南交通大学首席教授,博士生导师。

翟婉明教授在国际上首先提出并系统建立了“车辆-轨道耦合动力学”新理论,开创了铁路大系统动力学学科新领域。建立的“车辆-轨道统一模型”,突破了传统轮轨关系模型中关于“钢轨静止不动”、“轮、轨均为刚性体”和“左、右轮轨始终保持接触”等3种假说的局限性,并解决了对散粒体道床建模的国际性难题,在国际上被列为本领域四大代表性模型之一,并被称为“翟-孙模型”、“翟、孙五参数模型”而得到广泛采用。该理论模型在国内被成功地应用于我国列车提速及重载、高速铁路工程实践领域近10个重点工程(产品)之中,解决了列车提速及秦沈快速客运专线建设中的一系列关键技术难题,产生了显著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来源:央广网

编辑:陈欢

责编:邵晓霞

审核:戚翔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