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泰州 多云 25℃~19℃

【视频抢鲜看】谁来为“意外”买单

来源: 编辑:阚月萍 05-19 17:33 查看数:0 评论:0

最近,在泰打工的扬州市民邵步高向我们求助说,父亲邵文亮被厂里的工人打成重伤,至今还躺在医院昏迷不醒。更让人寒心的是,肇事者无力赔偿、厂里的态度似乎也很冷谈,父亲的求医路走得很艰难。

在泰州市人民医院,我们见到了邵步高,他正在给父亲做肢体按摩。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一家人显得手足无措。

扬州市民 邵步高:(记者)这几天你爸的病情怎么样?病情一直都是这样,昏迷。主治医生跟我讲了自从手术做完之后到引流管拔完之后,一直都这样子,因为他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间,就是在厂里面,因为厂里没有及时给我们钱

邵步高说,事发前,父亲邵文亮在海陵区九龙镇一家厂里面做宿管员,意外是4月18号发生的。

邵步高的母亲 范德香:我跑到楼上看到他趴在那里,不省人事。(记者)怎么回事儿呢?我就问那个老奶奶,老奶奶说不知道。(记者)其他人一个都没有吗?只有一个老奶奶。(记者)然后呢?然后我就跑到车间里,喊人救命了

之后,邵文亮被紧急送到医院救治。

扬州市民 邵步高:意识已经开始模糊了,那时候(医生)说把你手伸出来,你握一下我的手,但是我爸的反应是双手紧握他。当时医生说赶快去拍个CT,可能脑子里有积血

邵步高说,父亲被诊断为脑出血,需要立即抢救。好好在单位上班的人,怎么会突然倒下呢?母亲范德香百思不解。事发当天,她和丈夫在厂里的宿舍刚吃完晚饭,丈夫查房,她去干活。之后,便听到丈夫出事的消息了。范德香细细想来,这事有些蹊跷。

邵步高的母亲 范德香:后来,我就回想前一天发生的事情。(记者)你为什么想到前一天的事情呢?是下班的时候,他把香烟头扔在地上,我老公是宿管,就跟他讲,不能扔在这里,有垃圾桶,扔到垃圾桶里

范德香口中的他,是厂里的一位工人李某,今年十九岁。据说,之前因为一些事情,和邵文亮发生过不愉快。

邵步高的母亲 范德香:九点多钟了,看见女同志的洗澡间的灯还亮着,一般的人在里面都是反保锁,有钥匙开不下来。(丈夫)他每天就负责该关的灯关掉,该锁门的锁门。他就把门开下来关灯。有个男孩在里面喊谁,老头说女同志的洗澡间,你怎么在里面,还有一道门就碰了一下,他心里就不舒服

范德香猜测,就是这件事让李某心里产生了疙瘩,最终对丈夫动了手。范德香说,事情发生后,她和儿子都曾经找过厂里。

邵步高的母亲 范德香:老板说的看给你看,他是厂里的宿管,应该管的事情,我们要负责看,他就给一点点钱,不够费用。(记者)给了多少钱?三千。(记者)厂里对这个事情是什么态度呢,有没有去查呢?没有。(记者)没有去查吗?我不知道

扬州市宝应市民 邵步高:我就去厂里把那个电源关掉了,然后我就报了警,然后警方也出警了。他们也把这个事情受理了,把那个小孩也带走了

邵步高说,在父亲的治疗问题上,厂里的态度一直很消极。关于父亲突然昏倒一事的真相,他从公安机关了解到,肇事者确实是李某。

扬州市民 邵步高:他就透露是小孩打你父亲的,其它没有什么透露。(记者)他为什么打他?这个谁知道,当事人还没醒呢。(记者)那派出所有没有什么结果?派出所这边现在是刑事立案,取保候审

邵步高说,父亲住院期间已经花去了近十三万元。由于经济能力有限,他只能四处借钱,目前已经欠下了一些外债。

扬州市民 邵步高:我结婚没多长时间,我老婆现在又有身孕。肇事者,他没有钱,十九岁。我现在朋友同学这边已经不下十个了,都是五百,一千,两千,能凑一点是一点

邵步高的母亲 范德香:我打电话给厂里,他不接电话,我求老板,老板说没钱

由于错过了最佳治疗时期,邵步高说,父亲的病情不太乐观。即使醒过来,后遗症也会不少。另外,巨大的治疗费缺口,他们根本无力承担。

扬州市民 邵步高:我只认一个理,我爸是宿管,管宿舍是应该的,而且他没有对他人造成任何的伤害,我觉得应该去找厂里面,我爸在厂里面履行他应有的职责。第一他是在厂里面上班的时候被打的,时间地点在厂里。第二点,人是他招过来的,把我爸打了。第三点,小伙子既然没能力偿还,厂里面有义务(承担责任)

帮忙记者 季蓓:我们从医生那里了解到,邵师傅的病情并不乐观。如果事实真的像他儿子说的那样,那么,当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如果事实不完全是这样,那么真相又是如何?我们去邵师傅所在的厂里了解一下。

随后,我们来到了邵文亮工作的厂里——泰州市双龙车业有限公司。工作人员说,目前,他们正在给邵文亮准备申请工伤的材料。

泰州市双龙车业有限公司办公室工作人员:毕竟是厂里的员工,所以说给他看,已经花掉五万多了。(记者)上一次交钱是什么时候?应该是三五天之前。小孩子这块,由于他泰州有亲戚,他来这儿打工时间不长,他哪里有钱。通过他亲戚,亲戚那边筹了七千多块钱

关于是不是被打导致昏迷一事,这位工作人员说,事发后第二天早上,厂方就此事展开了调查,并把相关谈话笔录交给了当地警方。

泰州市双龙车业有限公司办公室工作人员:女的洗澡,男的就给她捧个衣服。卫生间门关了,宿管他有钥匙就把那个门打开了,进来之后,女的听到外面有声音,就叫了谁。然后就发现女同志在洗澡,之后就回去了

工作人员说,之后,李某的女友对此不依不饶。

泰州市双龙车业有限公司办公室工作人员:拿着个剪刀,跟这个男孩说,你找不找人家,不找人家,我不想活了。语言不顺,这个男孩子就打了一下。哪知道这一打,就倒下来了。(记者)你刚刚跟我讲的,是男孩子跟你讲的,还是女孩子跟你讲的?我们第二天早上来就了解情况,找这个男孩。(记者)女孩子有没有找呢?女孩子没找。(记者)女孩子人呢?她一直在回避这个事,哭闹

为了核实厂方说法,我们找到了李某。除了承认打人的事实外,对于事情起因,李某闭口不谈。

李某:(记者)是你打的吗?是的。(记者)是你打的?嗯。你没有什么话可说吗?……(记者)还是有难言之隐,还是你女朋友跟你说什么了?……(记者)或者你又在担心什么呢?……

为了进一步核实,我们来到了公安海陵分局九龙派出所。民警表示,事实基本和厂方所说一致,李某的行为已经涉嫌故意伤害罪,目前取保候审,警方也已立案调查。由于邵文亮暂时还没有醒过来,相关细节仍有待核实。下一步,警方将继续展开调查。另外,九龙镇劳保所工作人员也已经介入协调,目前正在帮助邵文亮申报工伤。既然基本事实无误,那么,邵步高的医药费该由谁买单呢?为此,我们咨询了帮忙律师。

帮忙记者 王珂:首先李某的行为可能涉嫌故意伤害罪,需要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邵某如果得到工伤认定的话,那么,他的医药费,后期的治疗费和相关工伤待遇费用可以要求工伤保险机构或者用人单位承担。如果邵某没有被认定为工伤,那么他可以在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中,要求李某承担赔偿责任

一时冲动,给两个家庭带来如此伤害,实在令人婉惜。不管李某最终是否要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邵文亮的治疗却容不得半点怠慢。在真相尘埃落定前,希望邵文亮所在单位切实履行相关责任,对此,我们也将继续关注。

记者:聂庆桢 季蓓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